民间借贷合法利率大幅下调会增加P2P

天游平台 09-10 阅读:10 评论:0
天游报道:中国人民银行党委书记、银保监会主席郭树清在接受采访时称,过去一度网贷平台最高的时候五六千家,现在到6月底只有29家在运营,可能到今年年底,专项整治工作就会基本结束,转入常规的监管。 近期,P2P网贷业务所属的民间借贷行业,也迎来了新的利率司法保护上限。8月20日,最高人民法院发布新修订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间借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以下称新规),取消以24%和36%为基准的“两线三区”的规定,以一年期贷款市场报价利率(LPR)的4倍作为民间借贷利率司法保护上限。民间借贷利率司法保护上限大幅降低,按照最新的LPR计算,当前的上限是15.4%。 一石激起千层浪,一时之间,新规对于持牌金融机构、助贷机构、小贷机构等不同主体影响的讨论不绝于耳。一位在上海互金公司工作的人员向澎湃新闻记者表示,业内交流发现,目前面对民间借贷保护利率的司法解释,金融机构适用与否尚且有不同判例的可能,但对于清除存量中的网贷资产,影响是真真切切的。 新规对存量网贷是否适用 上述在上海互金公司工作的人员表示,许多网贷机构的放贷周期都很长,两三年之久。网贷利率方面,信用贷这样的现金贷利率会在36%左右,车贷、房抵贷、经营贷利率水平基本在24%以下,有的可能百分之十几。 一位北京互金行业从业人员也强调,存量利率肯定是比LPR的4倍要高的。 上述上海互金公司工作人员称,存量的网贷资产适不适用新规,各个法院在不同司法实践层面,认知和判断可能是不同的。 按照新规,借贷行为发生在2019年8月20日之前的,可参照原告起诉时一年期贷款市场报价利率四倍确定受保护的利率上限。 “但其实现在看来,很多司法实践判的时候,如果是两年前三年前的那些借款的案例出现逾期现在法诉的话,有的法院还是按照24%-36%这个红线来判断。”他说。 上述北京互金行业从业人员则表示,因为很多网贷机构现在是转成小贷公司,目前中国小额贷款公司协会也在组织研讨新规的适用范围,讨论小贷公司是否适用。 “关于网贷这块,后一步也会有一些讨论吧,现在都不清晰。” 他说。 理论上逃废债会增加,但目前表现不明显 上述上海的业内人士认为,如果存量的网贷资产适用新规,确实会造成影响,一方面逃废债或者说不良资产处置会拖很久,另外一方面通过法诉能追回的欠款就会折损很多。 不过,他也指出,从实践角度看,这些最终走法诉渠道的资产不管按照什么利率最后已很难追回,只是上失信人名单而已。 西南财经大学金融学院数字经济研究中心主任陈文表示,网贷本身的存量资产,大多数不如银行信用卡、消金公司的客群。从覆盖风险的角度来看,15.4%肯定覆盖不了网贷的坏账风险。如果清退偿还投资人,网贷机构总要通过债权的本息来做一个兑付,但现在如果按照15.4%,考虑到有一些本身就是非常风险比较高的坏账,肯定是加大了网贷行业对于出借人足额兑付的负担,降低了兑付的可能。 “本身市场逃废债情况就比较严重,有一些反催收群什么的,(民间借贷新规)就对借款人产生了不好的影响。 ”上述北京互金行业从业人员表示,“现在有感受(新规之后逃废债增加的情况),但是不会马上过于明显。就像疫情导致的无能力还款,其实也是三两个月后才开始比较明显。” 另一位在北京互金公司工作的业内人士告诉澎湃新闻记者,其公司目前没有出现这样的情况。 陈文也提到,根据他与几家正在清退的平台的沟通,目前整体并没有碰到很多借款人起诉要求按照新规执行的案件。 “我觉得有可能和标的金额相关,如果说几千块钱,因为走法律诉讼渠道本身也是有成本的,一般来说可能就不会多,但是如果金额相对比较大,那可能就会存在借款人逃废债问题。”陈文说。 如何破局 面对可能到来的挑战,政府、网贷机构能怎么做? 陈文认为,其实现在很难去破局,因为现在根据各个网贷机构反映,这种问题目前还不是很严重,但是从政府、网贷机构角度看,问题也相对来说比较麻烦。因为民间借贷新规是最高法发布的,法律是压过一切的,而且网贷业务的确属于民间借贷。 “尤其像网贷行业有很多分期还款,借款人利用政策完全可以去告,表示按照新规利率过去几期已经还完了,后期就没有现金流回流了,这都是有可能的,”陈文说,“但是按照法律角度来看,现在应该是没有什么漏洞可以抓,去argue这件事。” 上述在上海互金公司工作的人员则给出建议,希望司法机关和金融监管部门可以多打通,彼此站在互相的监管角度,或者说执法角度来联合制定一些政策的落地,包括细则、细节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百度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百度百家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

评论

相关推荐